<em id="pn9s9"><acronym id="pn9s9"></acronym></em>
    <button id="pn9s9"></button>

  1. <dd id="pn9s9"><center id="pn9s9"></center></dd>

    ?
    首頁 ? 資訊 ? 快訊 ? 誰能當中國工程院院士?

    誰能當中國工程院院士?

    放大字體??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21-08-08 12:56    瀏覽次數:171

    中國工程院已于2021年6月公布了第二輪評審候選人名單,共有235人。(視覺中國/圖)

    2021年7月下旬,中國酒業協會產業創新技術研究院聘請第二批專家,王莉的名字在列。

    王莉是茅臺集團總工程師,2021年2月,她被貴州省科協推薦為中國工程院院士候選人,迅速引發爭議,被稱為“茅臺院士”。但最終,她沒能成為中國工程院院士577位有效候選人之一。

    中國工程院于2021年6月公布了第二輪評審候選人名單,共有235人,這意味著已有342名有效候選人在第一輪評審中落選。

    成立于1994年的中國工程院,是中國工程科學技術界的最高榮譽性、咨詢性學術機構,本身不設科研實體,只是個“虛體”,這是它與科研實體機構中國科學院的一個明顯不同。

    相比之下,中科院側重基礎科學理論研究,而工程院更側重于工程技術的應用。這決定了在工程院成立之初,就有不少院士來自產業部門,日后的工程院也聚集了更多的官員和企業家。

    誰有資格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規則經過了多次修改。包括評選機制在內,有關院士制度改革的工作,還在推進。

    意見針鋒相對

    1994年2月,中國工程院在北京宣告成立。經過27年增選,工程院院士隊伍已從最初的96人壯大到892人,比中科院院士多出91人。

    參與籌建工作的中國工程院原秘書長葛能全對不少往事都歷歷在目。1980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張光斗、俞寶傳建議成立“中國工程科學院”,定位是“國家工程科學方面的咨詢機構”,張光斗是水利水電專家,俞寶傳是無線電專家。

    當時的中科院已經有一個技術科學部,對要不要單獨成立一個工程科學領域的機構,科學界莫衷一是。

    “科學院和產業部門的意見針鋒相對。”葛能全記得,科學院希望工程院設在科學院里,他們的理論依據是“理工不要分家”,如果把科學院和工程院分開,不利于國家整體科技發展。

    產業部門則希望獨立成立工程院。對于中科院學部委員(院士)的評選標準,產業部門頗有微詞,他們認為“科學院評學部委員,光看論文,不看實際貢獻,結果造成袁隆平反反復復幾次都沒有當選”。

    葛能全向南方周末記者解釋,工程科技的發展要受到重視,必須把研究成果轉化為產業和市場,轉化為國家的硬實力。

    “成立工程院就是在這個背景下提出的。”葛能全說,1992年4月,包括張光斗在內的6名國內頂尖科學家,聯署了一份建議書,再次提議建立“中國工程技術科學院”。

    這份建議書受到了中央的重視,中國工程院進入正式籌建階段。1993年11月12日,國務院批準了《關于建立中國工程院有關問題的請示》,機構名稱明確為“中國工程院”,工程院成員明確稱為“院士”,中科院的技術科學部依然保留。后來,中科院學部委員也改稱院士。

    中國工程院宣告成立后不久,首批院士遴選工作啟動。1994年1月,工程院確定了首批工程院院士的規模,人員為100名左右,其中70名由國務院有關部委等單位提名,另30名由中科院院士“兼任”。

    經過投票,工程院從提名人選中選出66人。之后,又有30位中科院院士被推薦為工程院院士,包括錢學森、王大珩、路甬祥、師昌緒、朱光亞等得到國際認可的頂級科學家。

    “這30人顯然不同于自然的交叉當選,而是一種特意安排。”葛能全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當初這么做既是為了擴大工程院在國際學術界的影響,也是要增加院士評審的權威性,當然,這30人也是要按照民主的辦法,大家討論、投票選出的。

    后來,僅1995年有4名中科院院士被增選為工程院院士,除此之外,再沒有產生過“雙院士”。

    “增選競爭很激烈,再搞交叉當選已經不現實。而且一些科學家已經具有很高的國際威望,有一個院士榮譽就夠了,也沒有必要掛著兩個院士頭銜。”葛能全解釋道。

    與中科院的不同之處

    至于“兩院”的區別,83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江歡成向南方周末記者概括,中科院院士主要從事基礎科學理論的研究,而工程院院士側重于應用科學。江歡成是一名工程結構專家,曾擔任上海東方明珠塔的設計總負責人,被譽為中國勘察設計大師。

    北師大-香港浸會大學聯合國際學院校長、中國科學院院士湯濤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這樣的分工也是現代科學發展的大趨勢,“科學院和工程院的分離是國際潮流,美國、英國、法國等發達國家都設有科學院和工程院兩個不同機構”。

    早在籌建工程院時,參與籌備的科學家王大珩和師昌緒就歸納出了5條原則性意見,提出工程院是由工程技術方面的科學家和工程師組成的學術團體,而非行政機構。

    科學家們的意見日后被吸收。作為“咨詢機構”,中國工程院不設置或管轄任何科研實體,這是與中國科學院之間最大的區別。

    本身就是科研機構的中科院,在全國設有多個分院和實體研究單位,所屬國家重點實驗室就有78個,此外還創辦了好幾所大學,并投資了三十多家企業。而中國工程院是一個“虛體”,主體是892位院士組成的院士大會,工程院院士僅是一個“最高學術稱號”和終身榮譽。

    由于沒有科研實體機構,工程院的院士們并不在工程院工作,都在自己的單位從事科研工作。而中科院801名院士中,在中科院所屬各單位工作的就有兩百多人,此外還有39名中國工程院院士在中科院系統工作。

    從學部設置來看,中國工程院的學部更側重于和產業部門的對接。一開始,工程院設置了6個學部,包括機械與運載工程學部,信息與電子工程學部,化工、冶金與材料工程學部,能源與礦業工程學部,土木、水利與建筑工程學部,農業、環境與輕紡工程學部,后來又增設了醫藥衛生學部和工程管理學部,2006年,農業、環境與輕紡工程學部一分為二,成立了農業學部及環境與輕紡工程學部。

    作為聯合全國工程技術領域最頂尖科學家的機構,工程院如何發揮作用備受關注。中國工程院資料顯示,中國工程院的主要職能和中心工作之一,是組織院士開展戰略咨詢研究、為國家決策提供支撐服務。

    2021年,工程院部署的咨詢項目達158個,涵蓋農業、醫學、信息技術、土木工程、礦業等領域,耗時短的不到一年,長則超過兩年。

    其中,工程院在2021年4月啟動的“智能橋梁發展戰略研究”項目,任務是基于中國橋梁發展現狀及國內外未來需求,提出亟待突破的關鍵核心技術,進而提出實現“智能橋梁”的科技計劃、發展路徑和政策措施,形成院士建議。

    中國工程院成立27年來,中國工程技術取得了長足發展。

    “看看我們現在的航天事業、高鐵工程的發展,工程院都起到了催化劑的作用。”葛能全認為,中國的工程技術有史以來都被形容為“雕蟲小技”,過去工程師沒有地位、沒有發言權。工程院成立后,工程技術在國家決策方面地位提高了。

    “比較出色的才會推薦”

    工程院在成立的次年,進行了第一次院士增選,程序更為嚴格,候選人需要經過兩輪評審,當年共增選了216名院士,江歡成就是在這一年當選工程院院士的。

    1997年,中國工程院又增選了116名院士,經過數輪增選,到2001年,院士總數就已達到616人,此時工程院剛成立7年。

    2003之后,工程院每次增選的院士人數有所減少,當年和2005年,新當選的人數分別是58人、50人。

    隨著院士總人數的增加,評選的門檻也開始提高。2007年,工程院規定,候選人必須得到三分之二以上院士的投票才能成為終選候選人,而此前只需得到一半票數。到了終選環節,獲得贊同票數超過投票院士人數一半的候選人,才能正式成為中國工程院院士。這一評審機制延續至今。

    候選人的產生方式,在《中國工程院院士增選工作實施辦法》中有明確規定,院士候選人須獲得3名院士的提名,也還可由學術團體提名,科協領導的全國學會可推薦本領域的候選人,各地科協則可推薦所屬區域的候選人。

    江歡成成為院士后的26年里,推薦過不少候選人。他向南方周末記者介紹,在提名和評審院士候選人時,“不是像拿尺子量刻度那樣,而是一種綜合性的評估,主要看業內對他的認可度。”

    1999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的原子核物理學專家彭先覺,長期從事核武器理論研究與設計工作。成為院士的22年來,他也推薦過非常多院士候選人,大多來自核工程領域,推薦的人選多與他有工作聯系,“認為他們能力比較出色的才會推薦”,他也曾推薦過幾位能源領域、地質領域的專家,雖然不是“同行”,但“他們的影響力足夠大”。

    2021年初,茅臺總工王莉被推薦為工程院院士候選人,是得到了貴州省科協的提名。但王莉后來未能成為有效候選人,說明沒有通過院士增選政策委員會的審查。

    過去,已有多位企業界人士成為院士候選人。

    2019年增選工程院院士時,百度董事長李彥宏、比亞迪董事長王傳福等企業家經中國科協提名,都進入了有效候選人名單,但最終未能當選。最后成功當選的阿里巴巴技術委員會主席王堅,成為工程管理學部6位新增院士之一。

    此外,中國工程院在2014年對院士增選章程作出修訂,規定“黨政機關處級以上領導干部,原則上不作為候選人”。

    但在全國政協委員、北京理工大學教授李健看來,有些科研部門的領導本來就是“雙肩挑”,既是領導干部,學術成就也不低,所以執行過程中不好區分。

    新一輪改革已在醞釀

    工程院院士可以享受什么福利待遇,一直沒有明文規定。

    2021年全國“兩會”召開期間,李健建議關注院士制度存在的問題,他表示,院士工作待遇的不恰當泛化應用,讓院士稱號染上了功利色彩。

    作為中國工程院的第二批院士,江歡成感慨說,相比工程院成立早期,現在的院士評選競爭要激烈得多,他在提名和評審院士候選人時,需要做的工作也更多了,比如要認真鑒別候選人材料的真假及其“認可度”的真實情況。

    隨著近年來對院士制度的質疑聲越來越多,“院士制度改革”也開始被頻繁提及,內容包括改進院士候選人提名方式、完善增選工作機制等。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實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后,國辦也出臺規定,要求院士在70周歲后退休;個別因國家重大項目需要,最多延長至75周歲退休,2018年開始,部分到齡的院士開始退休。

    “院士稱號承載非學術性因素的影響到現在還沒有得到根本解決。”2021年5月29日,中國工程院院長李曉紅在第十五次院士大會上再次談到深化院士制度改革的話題。他說,個別院士“不合理站臺、撐門面”等現象還是時有發生,飽受社會詬病的“跑院士”現象屢禁不止。

    對此,李曉紅提出幾項措施,如制定院士行為負面清單,對違反學術道德、違規違紀的現象零容忍,實施停止一定期限內提名權和評審權等處理措施等。

    “院士稱號和學術權力、行政經濟待遇、商業利益聯系密切,各地高薪聘請院士,是因為院士能給學校和企業帶來很多價值。”李健認為現在的院士稱號有太多不當利益、附加利益,包括資源、話語權等,就變得不純粹了。他建議要杜絕競相用高額科研啟動費、安家費、年薪等爭奪院士的行為。

    新一輪院士制度改革已經在醞釀當中。據新華社報道,2021年5月18日,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廣州圍繞院士制度改革開展調研,參加座談會的有3位中科院院士和3位工程院院士。

    受邀參會的湯濤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國家高層正在就院士制度改革開展調研和咨詢,相關細節還在討論當中。

    湯濤是2017年當選院士的,據其觀察,在西方國家,科學院和工程院院士基本都是虛職,是一種榮譽。

    “院士對科技的推動主要在成名之前,當選院士之后對科技的推動作用是有限的,還是靠年富力強的人、靠創新驅動。”湯濤覺得(院士稱號)以后慢慢會回歸到榮譽性質,“大部分院士已經過了科研創新的黃金年齡,到了享受個人榮譽的時候了,應該從政策上鼓勵更多人創新。”

    南方周末特約撰稿 戚展寧 南方周末記者 張笛揚 南方周末實習生 劉岍琳

    以上就是誰能當中國工程院院士?的要點介紹,希望對大家了解誰能當中國工程院院士?有所幫助,如有侵權,聯系我們37442552@qq.com。
    ?
    ?
    資料名片
    ?
    新快訊
    ?
    經商寶 — 經商創業營銷推廣電子商務門戶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特惠服務 | 人才招聘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